最新消息

南蘇丹難民兒童的漫漫長路       

聯合國在2017年8月17日公佈,逃往烏干達的南蘇丹難民人數已達100萬人,其中高達86%是女性與兒童、60%是兒童。難民特別易受飢餓、貧困與疾病波及,可維持生計的機會非常有限,糧食的缺乏更是需要世界的關注。

世界展望會與聯合國難民署的最新研究指出,在烏干達的南蘇丹難民平均每週只有0~2天的有薪工作機會,平均週薪低於1萬烏干達先令(約新台幣84元)。

世界展望會西尼羅難民回應行動營運主任班森˙歐卡博(Benson Okabo)表示:「這些民眾擔心的是就業機會不足、物價持續提升,使他們依賴糧食援助。在這個危機陷入無法挽回的狀態之前,我們其實可以做更多。我們需要持續的捐款來幫助兒童獲得保護,為難民與收容他們的社區居民提供經濟發展機會。」

彼得:他們把我的父親槍斃,帶走我的母親

5月份曾前往南蘇丹的紐西蘭世界展望會國際事工經理艾力克斯˙史納立(Alex Snary)說:「每天陸續抵達烏干達的難民曾目睹難以形容的各式暴力,需要長期的心理輔導才能恢復。許多甚至曾被攻擊或性侵,導致兒童被迫與父母分離,獨自尋找庇護。我們有道德上的責任保護這些兒童,這樣南蘇丹才會有更好的未來。」

彼得(Peter,化名)今年只有16歲,但身為南蘇丹難民的他已經歷無數創傷。然而,像他一樣的孩子並非少數,在上百萬名南蘇丹難民當中,多達60%是兒童。

在逃離南蘇丹途中,彼得親眼目睹父親被殺、母親被綁。回想起當天,彼得說:「我們離開南蘇丹時被一群人襲擊,他們想知道我們為什麼要去烏干達,逼我們趴在地上。正當我父親想要解釋,他們就把他槍斃,然後帶走我的母親。」

彼得還記得母親被抓走時對他大聲喊叫,要他好好照顧兩個妹妹。後來,另一個武裝團體遇見彼得、協助他安葬父親。這一群武裝份子收容了彼得與妹妹,三人在那裡住了整整三個月。彼得說:「他們會給我們食物吃,但有時候也曾一整天沒有東西吃。他們問我想要加入他們還是繼續和妹妹一起去烏干達,我回答我們要去烏干達。」

又過了好久的某一天傍晚,彼得和妹妹被告知隔天一早將有人陪同他們前往烏干達邊境。彼得說:「我們當時很興奮,可是到了半夜就變得有些害怕。我們開始擔心他們其實想要殺死我們。我的兩個妹妹整晚都很安靜。」早晨來臨時,共有四個人陪同他們,他們走了兩天才抵達烏干達邊境。

踏進烏干達後,彼得知道他終於成功了。

死裡逃生後的漫漫長路

世界展望會協助像彼得和他的妹妹一樣的孤兒適應難民營環境,確保無成人陪同的兒童獲得適當的關懷,為他們安排寄養家庭,幫助他們與家人團圓。

在烏干達北部的難民營中,多達15萬名難民兒童在逃離南蘇丹的戰亂後需要心理輔導。目前在畢迪畢迪(Bidi Bidi)與因沛維(Impevi)難民營服務的心理學家與兒童專家表示,幾乎所有來自南蘇丹的難民兒童皆需心理治療。這些兒童曾目睹各種暴力行為或親自受害,多達60%急需特殊治療才能克服戰亂所引發的創傷後壓力症狀。根據官方數據,每天約有100名兒童在無成人陪同的情況下來到這兩個難民營,其中有許多在經歷創傷後因此而失眠、避免與他人接觸、或自我傷害。世界展望會在烏干達的14個難民營區其中5個設立兒童關懷中心,透過兒童保護與教育方案幫助超過4萬名兒童。

台灣世界展望會工作

台灣世界展望會亦在當地執行糧食援助計畫,針對難民及特定地區因氣候變遷而缺乏糧食的家庭發放穀物、豆子、油及鹽等食糧。除此之外,也在南蘇丹境內針對流離失所的兒童與家庭發放糧食、現金券,並特別提供五歲以下營養不良兒童補充餵食方案以減少兒童營養不良情形。並執行供水及衛生計畫,設置廁所、洗手設備、發放經期健康管理包、倡導衛生與健康意識等,降低因衛生條件低落而產生的健康風險與疾病。